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窗外有蓝天

落花人独立,微雨燕双飞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寻找,管什么日月星辰,跋涉,分什么冬夏秋春。我们就这样携着手,走呵,走呵……

网易考拉推荐

何处不亲戚  

2010-02-14 23:34:31|  分类: 淡然每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除夕了,好快!每年的今天,有一个地方是不能不去,有一件事是不能不做的。

        到妈妈家噌完午饭,车子就直奔目的地——瞿医生家的小店而去。到瞿家小店不为它事,只为买一些小爆竹小烟花。卖爆竹烟花不止他一家,而我们只认这一家,因为,我们一家永远忘不了当年他家的相帮之恩。

        又是一年没见,瞿师母也是立即认出了我们。她知道我们的来意,一边招呼着我们,一边从里屋喊出了她妹妹。许是劳碌了这么多年,该享享清福了吧,我们猜测他们可能已经把小店盘给她妹妹一家了。

        她妹妹和妹夫张罗着,为我们搬出了各式各样的小烟花。户主是“来者不拒”,“照单全收”。

        “真快啊!孩子都长这么高了!”瞿师母摸着小儿的头说。“是呀,七八年了。当年,这孩子是抱在手里来的。”我们夫妻俩接话,“瞿医生人真好!记得当年,很多次我们都是半夜而来,亏得瞿医生出手相帮……”提起当年的事,我们由衷感谢。每年除夕,我们必定带着小哥俩来瞿医生家买烟花,只是想让孩子懂得“滴水之恩,涌泉相报”,虽然我们这样做未必能做得了多少。

        这是第一次见到师母的妹妹。她看了看我,说:“我们还是亲戚呢!”然后转身对师母说:“她是姑婆的孙女。”我没问她嘴里的“姑婆”是谁,还以为她说的是我奶奶呢。

        对她的话,我是真的一点都不惊异的,因为我已经有很多次这样的经验了。记得刚到工作单位那一年,学校里的一位老师说是我舅舅,后来问过妈妈,得知真的有点沾亲带故的;另一位老师则确认是太婆的孙女辈的,工作生活中自然少不了对我的关照。前段时间家属调任的单位里,一位老师也说是我的表舅。至于表姨表舅表叔的,我也认不得几个,但时不时也有几个会告诉我自己是我的“表”什么亲戚的。

        “表姨”很热情地拿了一袋“旺旺”硬是塞给小晴子,我们推辞不过收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 回来向妈妈求证,得知她们的“姑婆”就是我的“阿太”——妈妈的奶奶。阿太最疼我,可我却还没有孝敬她,在我上师范的那一年她去世了。记忆中,阿太总戴着毛线帽,系着围裙。现在回想起来,那时的她走路已经颤巍巍的了。

      灵昆是个小地儿,亲带亲,戚连戚,“双昆头”一句话,没半盏茶的工夫就已经传到了“白头脚”。若你说是我亲戚,上溯几代,还真能攀上亲的。正所谓“蒲瓜藤缠丝瓜藤,冬瓜藤绕南瓜藤”,这亲戚,可真是杂了乱了,多了去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7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